看不到光
也抓不到一絲希望
就這樣的任自己
無止盡的
陷在那個好空曠的荒涼裡
 
思緒與那還沒落底的疼痛已無力拉回
而軀體的表象依舊
 
心痛
已經超過了不再願意負荷的範圍
 
再後來
臉頰滑落的那滴水珠

bonnie d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