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我們總是願意這樣的放任自己  把日子過的這麼卑微

為什麼  總是能讓自己在自己織好的夢境中  歡笑  然後再徹底的經歷碎裂

 

在久久之後

 

突然發現

那些歡笑與碎裂的聲音

竟是同樣的鮮明

 

餘音

始終不曾離去

bonnie d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