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面對自己

 

 一點都不誠實

 

總是很努力,很拼命的往心裡的洞塞進很多很多的東西

卻總是在很久之後才發現

那個洞

也有消化不良的時候

也有需要縫補的時候

 

然後

走了半天冤枉路的筋疲力盡的她

再也沒有氣力了

於是

她讓自己的身體繼續做著可有可無但又必須是該做的事

而靈魂

卻從某個不知名的時刻起,悄悄的背棄了自己

 

最後

心是心、洞是洞、身體是身體、靈魂是靈魂

它們各懷鬼胎的糾結在一起

各走各的路,各彈各的調

卻又把所有的東西像扯線木偶般的拉住

 

於是

她又告訴自己

要做一個插上翅膀就能飛的人

然後

在她以為準備好了那個時刻

在她腳一凳正預備要往上飛翔的時刻

總會感到一陣椎心刺骨的痛

而低頭一看

總能看到她腳上的鐵鍊磨出濃濃的血腥

 

最後

她發現

她恨那條腳鐐

更恨那個無能為力的自己

 

bonnie d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